时尚产业因其全球化分工明确的特点,而更加容易受到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如疫情导致的全球产能下降、航运成本激增、原料价格上涨等等这些问题就对其产生了重要影响。消费需求已经回升,但时尚产业内部的供应链却仍未恢复至疫前水平,这种不确定性又将对时尚产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在一个高度全球化的背景下,生产供应链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对时尚产业产生致命的打击。


自全球贸易在去年第二季度开始迎来复苏之后,纺织服装制造业的全球采购成本就持续攀升。从最源头的原料、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到航运成本的一路飙升,时尚产业正面临着供需不平衡的发展困局。袜子产业也面临疫情反复所导致的产能不足。


▲全球多个港口出现堵船


如果生产供应链中的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这意味着许多品牌可能会错过今年最重要的销售点,特别是在全球消费者需求快速复苏和即将到来的年终消费旺季的背景下。因此,迫切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或缓解这些问题。那么这会持续多久?会有什么后果?时尚行业的参与者将如何应对?


8月,世界第四大纺织品出口国越南在疫情严重之际实施了迄今为止最严厉的检疫措施,迫使许多服装和鞋厂关闭。越南纺织服装工业协会在8月4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占越南纺织品和服装出口62%的工厂已被迫停产。这种情况使在越南拥有铸造厂的国际品牌陷入困境。


Adidas在近期表示,其越南代工厂自8月份以来就一直处在停工状态,预计损失将可能高达6亿美元。所以在产品产能跟不上市场强劲需求的背景下,公司可能会考虑通过涨价来弥补损失。对于销售增速持续放缓的Adidas来说,占其全球产能28%的越南代工厂被迫停工,无疑是一件雪上加霜的事情。


和Adidas一样,Nike也十分依赖于越南的生产能力。据分析数据显示Nike有51%的运动鞋和30%的服装产自越南,在越南国内共有两百多合作企业。然而自7月份以来,多家Nike越南代工厂已相继进入了停工状态,每月减少的运动鞋产量将近4000万双。标普全球市场财智甚至发布警告说,越南产的Nike运动鞋可能会很快就宣告告罄。




一些分析师表示,越南供应链的中断对美国品牌的影响最大。根据越南统计局的数据,今年前7个月,越南对美国的出口达到536亿美元,超过中国和欧盟,成为越南最大的进口国。因此,在8月份,以耐克和盖普等品牌为代表的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AAFA)发布了一封联合公开信,要求拜登总统加快对越南和其他伙伴国家的疫苗援助。该协会表示,越南和东南亚供应链恢复的延迟可能对全球服装业乃至美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面对在不久的将来无法恢复的越南供应链,一些美国品牌被迫重组其生产链,包括将部分产品运回中国。近年来,受国际政治和贸易摩擦以及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许多国际品牌,特别是美国品牌,开始将其产业链从中国转移到越南和其他东南亚国家。


现在情况正在发生逆转,美国鞋匠金刚狼(Wolverine)宣布,为了应对越南供应链的不稳定和产能不足的风险,它将把部分产能迁回中国。金刚狼旗下拥有Cat、Hush Puppies、Merrell等知名鞋履品牌。


 

新冠病毒导致的这种重新分配可能使中国服装制造商再次增加其在国际品牌总产量中的份额。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昌勇认为,8月份海外实体经济继续复苏,世界加工制造中心之一的东南亚疫情严峻,将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中国出口的替代效应。


在疫情控制和中国市场稳定方面,替代效应对本土服装制造企业来说显然是新的机遇,但我们仍然需要注意的是,产业的移动只是暂时现象,在东南亚疫情爆发后,受劳动力成本和贸易因素的驱动,趋于稳定,供应链可能再次发生变化。此外,东南亚供应链的不稳定将影响纺织材料的全球产能,这将进一步增加该品牌的生产成本,最终将由消费者支付。


然而中国因境外输入病例而引起的局部疫情爆发,也让时尚企业们的“产业链再转移”充满着不确定性。


最近在福建省莆田爆发的疫情关闭了所有制鞋厂,并迫使所有工人留在家中。作为中国的“制鞋之都”,莆田与越南非常相似,因为它是许多国际品牌的主要合同制造地之一。然而,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的影响,莆田制鞋业的出口量自去年以来大幅下降。在疫情防控下,生产停滞、工人隔离、交货延迟、快递物流暂停等都会影响鞋厂原订单的交货时间和出货量。因此,这一轮疫情将对莆田制鞋业构成巨大挑战。


▲莆田制鞋业占据全国成品鞋产量的近10%


越南以及东南亚其他国家生产供应链的中断,只是全球纺织供应链充满不稳定性的一个缩影。事实上,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快速蔓延已经对全球纺织原料供应链产生了影响,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一路飙升的纺织原料价格。


▲棉花原料价格一直在上涨


旨在反映国际棉花市场现货价格水平的Cotlook A指数就显示,棉花价格在今年七月份的时候为每磅97.70美分,比往年平均指数水平高出近43%。Cotton Incorporated的高级经济学家Jon Devine表示,该指数在八月初的时候就打破了2018年6月份的记录,首次突破1美元,而在疫情前的2019年7月同期,该指数仅为每磅75.54美分。


而在纱线方面,Cotlook七月份的纱线指数平均价格为150.54美元,而2019年7月的价格则为122.75,纱线价格同样上涨迅速。


▲纺织成本价格上升趋势


Jon Devine说到:“自去年4月创下价格低点以来,纱线价格已经明显上涨,甚至超过了纤维价格的上涨幅度。”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自6月底以来,棉花价格上涨了15%以上。截至8月16日,江苏、浙江等地区棉花现货价格已攀升至每吨18100元以上。


此外,根据中国棉花协会棉花物流分会对全国棉花交易市场18个省市154个棉花发货监管仓库的调查数据,7月底全国棉花总周转库存约173.1万吨,比上月减少4.68亿吨,降幅扩大,仍低于去年同期的26.07亿吨。因此,预计下半年棉花价格将继续上涨。此外,国内羊毛价格也创下历史新高,中国的濮院28号仿羊绒市场价格在7月初突破每吨32000元大关。中国强劲的纺织品需求预计将在下半年继续推动羊毛价格上涨。


除了产业链上游成本价格上涨外,航运价格飙升也给下半年时尚产业发展趋势带来下行风险。


货运代理Flexport称,从亚洲到西海岸的40英尺集装箱运输成本已从2019年7月的1600美元飙升至2100美元,如今已从21000美元飙升至23000美元,增幅高达1200%。从亚洲到北欧的旅行费用从流感大流行前的1400美元增加到1900美元,达到15000美元到20000美元,最高增幅为971%。


▲海运成本在不断上升


Flexport执行副总裁兼全球空运负责人Neel Jones Shah对此向我们表示,如今海上运输的成本已经达到疫情前的10到12倍,未来这一数字还将呈指数级的增长。


业内人士指出,导致海运成本价格飙升的主要原因是供需关系的失衡。

首先,世界主要港口的拥堵降低了海上运输的效率。今年早些时候,在洛杉矶和长滩港口开始排队,40多艘巨型货船等待卸货。加利福尼亚州圣佩德罗湾仍有大量货船等待进港;三月份,苏伊士运河的一艘有史以来最大的油轮搁浅一周,导致数百艘来往欧洲和亚洲的货船延误;中国第二繁忙的港口宁波因进口病例关闭了一周,50多艘货船无法卸货。上海港也受到苏伊士运河“蝴蝶效应”的影响。


▲搁浅在苏伊士运河的Ever Given货轮


从上海和宁波到香港,到美国和鹿特丹的西海岸,全世界的主要港口都有备份。业内人士表示,港口拥堵是市场需求持续增长的主要原因,但部分国外市场由于疫情不断进入城市、州,这导致部分客户无法及时送货,货物进库,出境效率下降,港口也导致大量货物堆积,更多船舶等待卸货;此外,与自动化水平较高的中国港口相比,疫情爆发后,一些海外枢纽港口长期存在效率低下、航运日程混乱、港口容量不足等隐患,进一步加剧了全球航运船舶拥堵现象。


港口工人短缺和检疫措施收紧进一步加剧了港口货物装卸效率低下的问题。


如果港口无法提高卸货效率,航运公司将不会采取任何措施来提升船队,这只会让更多的船只滞留在港口。此外,由于卸货能力不足,大量集装箱在配送中心或港口仓库闲置,这大大降低了其回收效率。根据丹麦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最新报告,由于许多国际港口的严重拥堵,全球航运计划的可靠性全年都很差。在从亚洲到北美西海岸的交通堵塞高峰期,延迟一周或半个多月的船只数量高于2015年美国西海岸劳工骚乱最严重时的数量。



由于大量集装箱堆积在港口,等待船舶离开港口,滞期费、拥堵费、堆场费和其他额外费用的周期非常高,这进一步推高了运输成本。在港口周转效率低下、拥堵加剧、频繁的天气灾害和新冠疫情封锁的综合影响下,全球航运能力已无法满足市场强劲复苏的需求。


更为紧迫的是即将到来的年终圣诞购物季,如果运输成本和港口拥堵问题得不到解决,许多时尚品牌可能会错过这一季。



在短期内,供应链和运输成本仍未解决,这意味着时装业的生产成本将继续增加。


在这种背景下,品牌必须依靠更灵活的措施来应对挑战。在供应链方面,各品牌似乎也别无选择,只能暂时将它们转移到疫苗接种率较高的中国等地。然而,产业链转移也意味着时尚企业将支付更多的劳动力成本和运输物流成本,因此从长远来看,这不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只有在发展中国家疫情稳定下来,供应链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在货运方面,部分企业也被迫选择价格更高的空运方式来缓解货物运不出去的问题,从而尽可能准时地将货物送到跨境电商用户的手上。但值得注意的是,当下的航空运输和海运一样,都面临着机场拥堵、航线减少、疫情防控收紧、运力不足和价格表高企不下等问题。


Flexport执行副总裁兼全球空运负责人Neel Jones Shah向我们表示,空运成本价格的上涨预计会持续到明年上半年,但这取决于亚太地区国家防疫措施的变化情况。


此外年底销售旺季的即将到来,也迫使许多时尚企业开始反思自己的产业布局策略——在新形势下,它们开始思考如此依赖中国、东南亚地区的生产链是否还具有优势性。许多企业已经在考虑将全球化变成区域化,即将产业链转移到离企业更近的地方,虽然劳动力成本会因此增加,但供应链中断、货运成本却可以大幅降低。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新一轮疫情的爆发将进一步挤压全球供应链并增加时尚企业的生产成本。


袜业的企业们面临着纱线价格上涨和运输成本上升以及今年下半年及明年全球时尚消费市场发展的不确定性。应增加企业抗压能力,也需要根据市场变化,更加灵活地调整策略和提高自己的抗压能力。


来第三届中国/海宁国际时尚精品袜子采购交易会,搭建商贸互通的平台,助力企业链接未来。